超越西方发达国家

2019-03-13 03:57

3.3走廊资源紧缺矛盾越来越突出

2煤电油运紧张矛盾日趋严峻,输煤输电并举是当务之急

煤炭的高效开发利用事关能源发展全局,电力就地平衡发展模式带来一系列矛盾,造成煤价不断攀升,运力持续紧张,缺煤停机频繁发生,电设备利用率大幅下降。煤电运紧张反复出现:(1)2008年初,全国普遍出现电煤紧张,缺煤停机达40gw,占全国总装机的5。6%。(2)2009年11月,受大雪影响,山西煤炭外运受阻,秦皇岛港口平均煤价上涨30-40元/吨。(3)2009年末到2010年初枯水期,电煤紧张导致华中电网限电1.175×103gwh,高峰时期湖北电网日均缺电5×102gwh。铁路输煤中间环节多、成本高:单纯依靠输煤难以为继。公路输煤能耗更高,是铁路的17。7倍,水运的22倍;我国输煤输电比例失衡,电煤运输体系亟待优化:“三西”(山西、陕西、蒙西)输煤输电比例按电煤外调口径计算为20∶1。华东地区输煤输电比例按电煤调入口径计算为48∶1。华中地区为13∶1。煤炭运输量长期超过铁路货运量的一半,铁路运输长期面临巨大压力。未来煤炭基地70%产量用于发电,电煤运输任务将更加艰巨。(1)发展大煤电需要特高压国家正加快建设山西、陕北、宁东、准格尔、锡盟、呼伦贝尔、霍林河、宝清、哈密、彬长、准东、伊犁、淮南等13个煤电基地,装机规模1。8×108kw左右,通过特高压输送煤电约1。3×108kw。2020年,煤电基地外运的输煤量与输电量之比约为4∶1,能够解决我国煤电运紧张和东部能源短缺问题。(2)发展大水电需要特高压我国水能资源丰富,经济可开发容量约4×108kw,待开发的水电主要分布在四川、云南、西藏等西南地区,国家正在加快金沙江、雅砻江、大渡河、澜沧江、怒江以及雅鲁藏布江下游等水电基地的开发建设,需要走大规模、集约化开发,远距离输送的道路。(3)发展大核电需要特高压加快核电开发是能源发展的基本国策,国家优先在一次能源资源缺乏的东部沿海等负荷中心开发核电,尽早在能源资源匮乏、经济条件及站址条件较好的中部内陆地区延伸。我国大型核电站规模达到8×106kw,需要特高压电网支撑。(4)发展大风电需要特高压我国风能资源具有分布集中、规模大、远离负荷中心等特点,国家规划建设河北、蒙东、蒙西、吉林、江苏沿海、甘肃酒泉、新疆哈密等七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,需要走大规模、集约化开发,远距离、高电压输送和大范围消纳的道路。(5)大规模开发太阳能需要特高压我国太阳能资源非常丰富,理论储量达每年1。7万亿吨标准煤。我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光伏电池组件的生产国。我国沙漠、戈壁和沙漠化土地的分布范围相当广阔,总面积约130。8×104km2,为太阳能发展提供广阔空间。

2009年1月16日,国内首条特高压示范工程———晋东南-荆门1000kv特高压交流输电示范工程正式投运,该程包括三站两线,起于山西晋东南,经河南南阳,止于湖北荆门,连接华北、华中两大电网:线路全长640km;变电容量18000mva;标称电压1000kv;最高电压1100kv。2010年7月8日,向家坝-上海±800kv高压直流输电示范工程成功投入运行。特高压电网输电能力达0.33tw,每年可输送电量1.98×106gwh,相当于输送煤炭8。5亿吨,极大的满足我国能源战略需求。

3.1电网建设严重滞后于电源发展

华东电网等部分地区500kv网络已相当密集,短路电流问题十分突出,甚至超出现有断路器制造能力水平,给电网和设备的安全运行带来影响,厂家生产最大短路电流50ka。

作者:司梦 司圣法 单位:华北电力大学电气与电子工程学院 河南省电力公司商丘供电公司

1能源资源与消费呈逆向分布,需要大范围优化配置资源

3.4电网安全水平亟待进一步提高

3.2短路电流超标问题越来越严重

长链式500kv互联电网的低频功率振荡问题较为突出;对于华东等受端电网,亟需通过提高电网电压等级实现更合理的分层分区布局;电网抗灾能力较弱,骨干电网有待加强。

能源基地与负荷中心距离1000~3000km左右。我国区域煤炭生产消费分布情况:东部地区煤炭缺口逐步加大,中部地区煤炭输出不断下降,对西部煤炭输入依存度增加。

东部地区站址、输电走廊越来越紧张,征地、拆迁费用大幅增长。西电东送走廊资源有限,常规方法提升送电能力余地有限,迫切需要通过特高压建设提高单位走廊的送电能力。

3.5电力大规模送入需要坚强电网支撑

目前单回特高压直流输送容量达到8gw,需要坚强受端电网提供电压支撑并应对直流闭锁等故障冲击。

(1)有利于占领世界电网技术的制高点。特高压是世界电网技术的制高点,发展特高压电网,可使我国电网科技水平再上一个新台阶,超越西方发达国家。(2)有利于增强电工企业自主创新能力。特高压是一个创新性强的系统工程,通过发展特高压,增强理论研究能力、基础试验能力,培养创新型团队,提升自主创新、集成创新、消化引进再创新能力,并促进我国特大型工程建设管理水平的提高。(3)有利于带动电工装备产业链的发展发展特高压可以带动材料、工艺和设计水平的提升,可以使国内超高压设备制造技术更加成熟。日本正是通过特高压研究,实现了500kv设备水平的整体提升。(4)有利于提升装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发展特高压,有利于提升国内输变电设备制造企业的制造水平,实现我国交、直流设备制造技术升级和关键设备的国产化,显著提高国际竞争能力。总之,从基本国情和未来发展需要出发,发展特高压,实施“一特四大”(特高压、大煤电、大水电、大核电和大型可再生能源基地)战略,是转变电力发展方式、大范围优化配置资源、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根本要求,是实现煤电集约化发展、提高煤炭资源综合利用,促进电力工业节能减排的重要举措,是落实国家能源战略,促进清洁能源发展,构筑我国稳定、经济、清洁、安全的能源供应体系的重要基础,同时是立足自主创新、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重要实践。

建国以来,我国累计电网投资约占电力工业投资的36。2%(其中2001-2009年约占电力投资的45%),远低于国际上50%-60%的水平,电网电源发展不协调,尤其是骨干网架与配电网“两头”薄弱的问题尤为突出。

3发展特高压是解决电网突出问题,实现科学发展的内在要求

4发展特高压是推动我国电力和装备业创新发展的重要途径

5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