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冷战了整整一周

2019-09-07 04:10

佩佩看我的眼神越来越怪,除了漠然,还有不屑,甚至厌恶,最后,她不再看我。有天晚上,我和她很认真地聊了一次,问她是不是有了别的想法,或是爱上了别人。佩佩勃然大怒,摔了杯子,说我不该侮辱她,诋毁她,那次谈心的结果是,我们冷战了整整一周。

大约半年前,两个朋友来到这个城市,他们是我的发小,30年的友情。俩人都是来找工作的,乍来新地,无依无靠,站在朋友的立场,我有义务帮助他们。我请俩人来家吃饭,佩佩的手艺不错,朋友也吃得开心,渐渐地就成了习惯,每天必到。

魏伟一如既往地蹭饭,一如既往地损人,我的家庭关系也愈发紧张。一次,因为一点儿小事,我和佩佩争执了几句,嗓门有点儿高,佩佩很委屈,哭了。魏伟出面劝架,把佩佩拉进客房安慰,我不知他们具体说了些什么,但魏伟哄女人向来有一套,既体贴又温柔。俩人谈了很久,出来时,佩佩的脸色已是暴雨转晴。从那以后,佩佩和魏伟的关系微妙起来,她什么事都愿意跟他说,而他呢,也总能让她笑,让她开心。我不是没有醋意,但转念想想,怎能去怀疑自己的妻子和朋友?所以,我选择视而不见。

其中有个朋友叫魏伟,怎么说呢,其实是个好人,但嘴巴很损,最爱挑人毛病,偏偏我口笨嘴拙,每每成为他的挖苦对象。比如我说今天的菜有点儿咸,佩佩还没发话呢,魏伟就损上了:我说你这人会不会说话,老婆辛苦下厨,你还挑三拣四,不厚道啊这种话说得多了,佩佩的不满也就越来越深,看我的眼神也越来越冷漠。我知道佩佩的心思,一方面是觉得我不如别人会疼老婆,另一方面是怪我懦弱,被朋友如此狂踩竟不反驳。我是老实人,对自己人一向掏心掏肺,何况朋友的话虽然刻薄,但不无道理,所以,我选择沉默。